暗部长老只觉得夜无痕是疯掉了,古往今来,敲响皇鼓的人不在少数,但从没一个像夜无痕这样嚣张的,恨不得一次性把一万年的全部敲响!

  再瞧着青莲王等人兴师动众而来,夜无痕更是将狂妄二字贯彻到底,面见天地之王,竟也没有下跪的意思。

  作茧自缚!

  暗部长老眼底闪过一道阴鸷的光,满面森然,阴冷的笑了一声。

  夜无痕在青莲王和族中诸多老臣的面前放肆无礼,正合他意!

  就等着青莲王和隋族长大发雷霆之怒,废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,敢在青莲皇城前傲慢无礼。

  同时,暗部长老也怕三族所犯的罪行被揭露出来。

  七族老同情地看了眼暗部长老,目光短浅的愚昧之人,看不出时局的潜在变化,也不懂得细致入微的察言观色,又喜欢以折磨他人为乐趣,终要断送自己短暂的一生。

  东陵鳕垂眸看着暗部长老,皱了皱眉。

  下一刹,东陵鳕缓步走至轻歌的面前,宠溺地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发,“饿了吗?敲了那么久,很累吧?”

  东陵鳕从神女手中接过备好的梨花酥,放在了轻歌的手里,“先吃了再说。”

  轻歌摸了摸肚子,不说还不觉得,这一提起,当真是有些饿了。

  轻歌拿着梨花酥,塞入口中直接吞了。

  暗部长老瞧见这一幕,不可置信,震惊得合不拢嘴,若不是亲眼所见,实在是难以想象。

  青莲王竟和魔渊的少年如此亲昵?

  隋灵归疑惑地看着东陵鳕,一头的雾水,在她的记忆里,东陵鳕除了对那个女子,从来没有这样的态度。

  周围的老臣们瞪大了一双双眼睛,仿佛看到了什么离经叛道不容于世的浑浊事情。

  “咳。”隋灵归以拳抵唇干咳了一声,走到皇鼓的前方,拂袖转身面朝红衣少年,问道:“夜无痕,你敲响皇鼓,有何冤屈?如今本族长和吾王都在,还有青莲族中德高望重的开族

  老臣旁观,你放心说即是。今日,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,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劣迹斑斑充满罪行的灵魂。”

  隋灵归声音如闷雷,气势磅礴,说话之时,那跪在地上的暗部长老身子抖动了一下,似是感到无边的恐惧。

  南山族长低头不语,眉峰紧蹙,脸色黑得仿佛能滴出墨来,可以想象,他将会面对怎样棘手的事情。

  轻歌招了招手,百来魔人蜂拥而至,围聚皇鼓之地,满满当当都是。一具具脆弱的身躯,一张张疲惫的脸,吞仙火下,劫后余生,他们满是悲壮,眼里有着对光明的感激,还充斥着深埋百年之久的仇恨种子,早已生根发芽,填满了四肢百

  骸,就等着讨回公道的这一日!

  赤髯将军、夜蔚公主率先跪下,后方四侧的魔人们相继匍匐于地。赤髯将军仰起头来,眼睛通红,哽咽着开口,数出三族所犯下的条条罪行:“百年以前,鬣、暗部、南山北三族为了侵占魔渊以东土地之上的资源,向魔族发动战争,掠夺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神医药王只为原作者豆娘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豆娘并收藏第一狂妃:废柴三小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