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会你就别下去了,外面挺冷的。”

  顾君之软软的嗯了一声,又摘了一朵,握紧,揉吧揉吧揉吧,松手,再看着零散的不成样子的碎花纷纷掉下去,落在她拖鞋的脚面上,不一会就堆了一小撮。

  “我爸我妈你见不见一下?”郁初北问的随意,没有要让对方答应的意思,也不在乎他是不是愿意见一下。

  顾君之又要摘一朵。

  郁初北瞬间打落他的手:“都秃了。”又心疼自己太用力,赶紧抓住他的手,吹一吹,便看清他手心里‘血淋淋’的痕迹,赶紧把他往洗手间里拉。

  为他洗了手,用毛巾擦干,拿出润肤霜为他涂在手上防裂,短短七八天,他的手和他整个人白了不止一个度,从里都带都是属于他的脆弱唯美:“算了,你今天别去打招呼了,有机会碰到了介绍你们认识。”

  她自己的爸妈,自己了解,自己看习惯了觉得没什么,别人不见得那么认为。何况她也不太用顾君之认同她的家人达到认同她的地步:“如果无聊了就看会电视,知道吗?”郁初北把手霜收起来。

  顾君之点点头:“一会就回来?”

  “嗯,很快,有事你也可以给我打电话,我就在隔壁,一会就能过来。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郁初四的车开入金穗小区。

  李家的车早已经与他们分道扬镳。

  梅芳云就这样,还没有缓过一口气来,都没工夫管他们进了哪里,只知道后面那辆车进入的小区多气派!怎么就便宜了李家人!让他们滚出来!都给她滚出来!气死她了!那都是钱啊!她快气的缺氧了!

  郁爸爸看她一眼,敷衍的抚抚她的胸口:“你担心什么,他们现在得靠初南吧,靠初南不就是靠咱们家,想去找事还不是你说了算,不急于这一时。”

  郁妈妈才缓过一口气来。

  郁初北穿了一件格子大衣,身形纤细,下身铅笔裤,脚上是一双舒适度很高的坡跟鞋,头发随意的散在肩上,正在和初三谈今年的规划,神色严肃。

  郁初三有些拿不定注意:“初四都快做出成绩了,所以我也想……”

  “你跟他情况不一样,他因为底子不好,学习的局限力在哪里,上学本来就吃力,早点参与工作,是比较明智的选择,你不一样,大学能提供给你的还是太浅,你应该更多的时间放在学校里,追究更高的深造,只要你想,并不应该拘泥学历本身的高度,而是去抓你要的最高点,哪怕你这辈子都追求在书本里,也没什不可以,你在的导师说,数学物理这方面很有天赋,研究所如果是你的目标,你现在还差的远,专业领域的泰斗,你更是完全算不上。”

  郁初三自行惭愧,她知道自己的差距很大。

  “以你姐夫的聪明在这方面也下了多年苦工,更不要说路夕阳学了十多年现在也只是一个小员工,把心思方正,虽然工作没有高低贵贱之分,但贡献有大小之分,初四现在一半的工资都给了你,也是想你踏实学习,将来能在专业领域一枝独秀,别浪费自己的能力。”

  郁初三不是不自信的人,在学校她也是野心勃勃的,觉得自己一定能在航空领域做出自己的贡献。

  可是别回家,一回家看到二姐,二姐夫和初四就觉得她自己一无是处,还在靠人救济,这种奇妙的心里,只能她自己再消化消化:“姐,车来了。”

  郁初北嗯了一声,看过去,郁初四这辆车是她当初买的第一辆,那时候很满意,如今放在车库里,与一排车放在一起,瞬间就能显出她当初眼界多么有限!

  干脆眼不见为净,送郁初四了,初四现在工作挺忙的,出入也方便一些。

  郁初三对要见到的人兴致缺缺。

  她长发高高梳在脑后,穿了一件粉色的羊绒大衣,白色平底鞋,皮肤白皙干净,气质温婉,长相漂亮,整个人透着股青春洋溢的学生气。

  颇有带着回眸一笑,瞬间花开的空灵气质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神医药王只为原作者鹦鹉晒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鹦鹉晒月并收藏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