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山公司的玻璃门紧闭着。

  为了保证董事们的安全,咨询业务今日被暂时移到了门外。

  “俞经理,今天还没有人卖股票吗?”几乎日日都来的老客们,都和公司的大堂经理很熟悉了。

  这位大堂经理叫俞闷,是副总经理俞奔的弟弟。不过他也属于那最初一百名管事之一,并非靠兄长的关系才上位的。

  “还没有呢亲。”俞闷脸上挂着职业的笑,一团和气的回答道。

  其实公子要求他,称上门的客户为‘亲亲’的。

  据说是取‘亲亲以睦友,友贤不弃’之意。

  但俞闷实在觉得羞耻,便偷偷省掉了一个‘亲’……

  “那什么时候能有呢?”

  “还不知道呢亲。”俞闷便笑道:“这边已经帮您登记到了,只要一有卖家就通知到您呢。”

  “行吧。”老客们其实也就问问,根本没抱多大希望。便又凑近了俞闷,朝一旁那些豪华的车轿努努嘴。

  “大股东们在里头?”

  “不方便透露呢亲。”俞闷摇头笑笑,不肯回答。

  ~~

  三楼,董事会议事厅。

  郭大在继续他的陈述道:

  “再者,我们有强大的物流队伍。如今拥有超过两千五百辆大车,八百条竹排,足足五千运输工人。水路可以配送永定河沿岸的七个府,陆路能送达顺天府相邻的两个府!”

  “这不北直隶基本都能送到了吗?”董事们纷纷表示震惊。

  “是,只有宣府交通不便,暂时没有拓展业务。”郭大自豪答道:“等到西山大道修通了,我们就可以弥补这个空白了。”

  “当然,能在西山建场就更方便了。”说着他呵呵一笑道:“大概就是这些了。”

  见赵昊点点头,郭大便回到墙根的椅子上坐去了。

  董事们却兴奋的难以自已了。

  “原来卢沟桥煤场这么厉害,活该人家赚大钱。”

  “是啊,这要是入冬后,一个月赚个七八万两,还不跟玩儿似的?”

  “感情比咱们西山煤业还赚钱……”

  董事们不由一阵唏嘘。

  当然,也不会有人认为,卢沟桥煤场比西山煤业还值钱的。

  毕竟,西山煤业的资产都是实打实摆在那里的,就像你有地就能种出粮食一样,是可以一代代吃下去的铁杆庄稼。

  而卢沟桥煤场的一切,都是可以复制的。

  虽然一般人很难学到精髓,但谁也不能否认,说不定什么就能蹦出个天才,青出于蓝胜于蓝了。

  但你再天才,也没法凭空变出煤来。

  嗯,像副董事长那样,让废煤窑变废为宝,就已经是天才到家了吧?

  所以,股东们愿意为还没盈利的西山煤业估价超过两千万两。却没人愿意支付哪怕一半的对价给卢沟桥煤场。

  可话又说回来,西山煤业和卢沟桥煤场,实在是天作之合。

  就像方才有董事说的那样,如果两家合一家,大家的资产便上了双保险,不管煤价涨跌,全都稳赚不赔。

  而且只要能完成收购,强强联手,再无短板的西山煤业,必将横扫整个北直隶的煤炭市场!

  这可是个足足五六百万人口,有着漫长冬季的广袤市场啊……

  退一万步说,哪怕单单合并,什么都不干,公司每年的分红都能翻一番啊。

  可想而知,在这么多利好的推动下,公司股价肯定又要坐火箭上天了!

  会涨到多少呢?

  传说中的二百五?绝对不是问题!

  三百?也很简单!

  四百?完全可以幻想啊……

  想到这儿,董事们的口水都流下了。

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小阁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神医药王只为原作者三戒大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戒大师并收藏小阁老最新章节